美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管理局(ITA)最新报告显示,产业用织物进口会随着国内传统纺织生产的增长加速增长。

 

有分析师预测,全球纺织和服装贸易,包括进口和出口,目前保持6.6%的年增长率,2013年贸易额为7070亿美元,预期于2020年增至1.18万亿美元。

 

这一贸易中,服装占56%,面料、纱线、纤维、家纺、其它类分别占17%7%6%4%10%

 

目前,最大出口国是中国,其次是印度、孟加拉国、越南和西班牙,其中,越南近年来保持着最高增长率。

 

欧盟28国、美国、中国和日本作为目的地市场,在这些产品贸易总额中几乎占75%的份额。

 

欧盟28国和美国

 

欧洲纺织服装组织(Euratex)表示,欧盟28国和美国2014年纺织和服装进口额达1100亿美元,主要供货国为中国、土耳其、印度、巴基斯坦和美国。

 

2014年,欧盟28国纺织和服装业有着173,000家公司,销售额达1830亿美元。美国是欧洲产纺织服装的主要出口目的地,2014年贸易额达26亿美元,其次是中国、土耳其、瑞士和摩洛哥。

 

美国商务部纺织服装处(OTEXA)资料显示,美国纺织服装进口总额2014年达418亿美元,主要供货国为中国、印度、越南、巴基斯坦和墨西哥。

 

2014年,美国纺织服装出口总额大约为720亿美元,与数年前相比有较大幅度的增长,其中65%以上销往自由贸易协定(FTA)的伙伴国。目前,美国纺织和服装业雇工人数大约为230,000,并在熟练工人和先进技术方面大力投入,以便实施更加有效的工艺流程,实现成本控制,发现新型产品和市场。

 

美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管理局报告根据过往出口表现及2016年增长预期,介绍了美国产业用织物及非织造物厂家预期实现出口增长的主要市场。

 

这些材料包括土工织物、汽车装饰等特种织物和产业用织物,以及适用于低损伤手术、感染控制、加快愈合、高级防护服装的医用材料。

 

墨西哥

 

墨西哥纺织和服装业在该国GDP中占6%的比重,雇工人数接近415,000,在该国制造业雇工人数中几乎占20%

墨西哥纺织和服装业正致力打入美国以外的其它纺织市场。(图片:Iowa State University) 

该国纺织和服装业依托人工成本低、紧邻美国等优势。这一模式中,美国公司向墨西哥保税加工厂(墨西哥边境加工厂)提供织物和纤维,后者负责加工,并获得优惠的融资和贸易待遇。边境加工厂完成服装成品加工后,将其再次出口。

 

与发展中国家竞争中失去美国部分市场份额之后,墨西哥一直致力于通过打入其它纺织市场而夺回某些竞争优势。

 

墨西哥政府及纺织企业意识到,必须加大投入扩大生产中心,生产优质纺织产品,才能增强竞争优势,参与国际市场竞争。

 

通过这些举措,墨西哥预期在未来10年中将成为中美和南美地区最大的经济体系。

 

墨西哥在美国2014年纺织服装出口总额中占大约26%的份额,由201358亿美元增至201462亿美元,增幅达8%

 

2014年,墨西哥在美国产业用织物出口总额中占36%的份额。

 

理想的起点市场

 

由于与墨西哥建立了良好的贸易关系,而且,墨西哥市场准入门槛较低,美国商务部建议美国新型出口商以墨西哥为起点进入市场。

 

然而,面临的挑战是,墨西哥税务当局从2007年开始,根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对纺织服装进口进行严格的产地审查。被选中接受审查的公司必须在极短时间内提供全部规定文件予以回应,否则,可能因为违规而受到重罚。

 

而且,墨西哥政府于201412月颁布了6项贸易政策新规,旨在促进国内产业发展。这些新规包括4项海关执法措施,旨在加强政府对纺织服装产品进口的监督审查。

 

另一措施是建立纺织服装产品最低参考价格,如果进口货品低于最低参考价,则可能受到调查和处罚。

 

巴西

 

不足为奇的是,虽然美国自由贸易协定伙伴国墨西哥和加拿大是美国产业用织物的最大出口市场,但是,美国与巴西的贸易往来下未来数年中预期大幅增加。

 

国际贸易管理局报告显示,巴西经历了GDP快速增长,而且,全球经济危机后,巴西经济恢复十分快速。巴西的纺织和服装业是该国第二大雇主,业内大力投入80亿美元于当前一个项目,目的是购置现代生产设备,并通过培训计划提升专业水平。

 

巴西纺织和服装业协会(ABIT)表示,该国大约拥有30,000家纺织和服装生产公司,就业人数超过160万,2014年收入达到554亿美元。

 

在全球市场,巴西在纺织生产领域排名第五,服装生产领域名列第四,牛仔布生产领域排名第二。巴西实现了棉花生产自给自足,每年生产服装大约55亿件。

 

但是,巴西在各个领域对出口徵收高额关税,包括纺织品;同时,还对此徵收联邦税和州税。这样,就明显造成巴西进口产品实际成本倍增。

 

对于巴西实施复杂严厉的进口许可证及产地证书制度,美国纺织公司对此表达了关切。对于希望在巴西开展业务的公司而言,程序不透明,会增加额外负担。

 

对某些货物实施附加监测、检查和延迟放行,会造成更大挑战。

 

巴西纺织生产成本及人工成本极高,同时,巴西官僚主义严重,也对纺织品进出口造成极大挑战。

 

中国

 

美国商务部发现美国公司在中国扩大业务存在巨大商机。中国是美国头号纺织服装供应商,同时,也是美国纺织服装出口的第四大市场,20092010年间增长27%,增长率此后逐年下调,于2014年降至7.4%左右。

 

中国将国内纺织服装市场的普遍下调归结于海外订单减少以及人工成本和其它成本快速上涨。

 

这直接导致了亚洲其它纺织服装市场增长,而中国已开始转型到产业用织物等高附加值产品。

 

然而,在中国做生意与在巴西做生意一样困难。希望进口纺织服装的公司必须应对纷繁复杂的政府税费及法规,同时,商务环境也同样困难重重,往往也缺乏透明度。

 

同时,中国政府也偏重于促进国内发展,根据其“示范基地公共服务平台”出口补贴计划,政府似乎仍为企业提供明文禁止的出口补贴。

 

20152月,美国贸易代表决定就示范基地公共服务平台问题,通过WTO与中国政府对解决争议展开磋商。

 

印度

 

印度纺织和服装业被视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作为全球第二大纺织和服装生产国,印度的纺织和服装业就业人数也在国内排名第二,仅次于农业。纺织和服装业直接就业人数大约为4500万,并间接雇用另外6000万人。

 

印度纺织业的实力基于其出口创汇,但是,随着孟加拉国、越南等国以更加廉价的熟练劳动力投入竞争,印度曾经拥有的廉价劳动力竞争优势正在逐渐消失。

 

此外,全球经济衰退导致的消费开支紧缩,迫使印度纺织业注重于发展产业用织物。

 

印度政府的激励计划注重于研发生产产业用织物和促进出口。具体措施包括:

 

降低产业用织物机械进口关税。

实施投资促进计划,帮助产业用织物研发生产企业。

国内和国际市场拓展支持。

对用于产业用织物生产的原材料免除关税。

 

由于印度政府重点扶持产业用织物的研发与生产,美国对印度产业用织物出口20082014年间保持了10%的平均增长率,去年达到7300万美元,预期2016年达到8800万美元。

 

越南

 

国际贸易管理局表示,越南纺织和服装业在该地区发展最快,许多外国公司开始在越南大力投资,以期利用该国未来实施自由贸易协定带来的潜在商机。

越南的纺织和服装业发展迅猛。(图片:VIETNAMEXPORT) 

越南纺织业拥有3,800多家公司,是该国首要的出口行业,现于全球排名第五,就业人数超过200万,其中直接就业人数达130万。

 

美越双边贸易协定(BTA)于2001年签订,奠定了两国之间现行贸易的基础,成为了越南2007年加入WTO的重要先导。

 

国际贸易管理局认为,美越双边贸易协定为美国商品和服务开拓了新的市场,随着越南履行WTO承诺,其市场将为各类美国公司提供巨大商机,包括纺织生产公司。

 

越南纺织和服装业受益于过去数年来海外投资的增加,2008-2009年经济衰退期间也保持了稳步增长。

 

越南纺织服装生产的70%通过“加工贸易”完成,面料及其它原材料进口主要来自中国。

 

然而,即将实施的贸易协定可能将部分贸易从中国转向美国。纤维、纱线及织物生产领域的投资正在增长,尤其是纺纱及织造领域,因此,有助于推动纺织生产的产量和质量提高。

 

区域内许多外国纺织服装公司已经开始将生产迁往越南。Sara LeeJC PenneyExpress、盖璞、梅西、NordstromMast IndustriesAmerican Eagle等美国大行零售商开始大量从越南进口。

 

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越南已成为投资者大力投入纺织业的主要地区。生产商投向越南,预期环太平洋多国最终能够订立迄今尚未订立的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基于这一自由贸易协定,越南预期大幅降低纺织服装关税。要享受降低关税这一优势,外国公司必须设于越南境内,进行纺织服装出口型生产。

 

越南纺织业将依赖于美国和欧盟的市场需求,两者在越南出口中分别占18%14%的比重。基于这一需求,今年出口增长预期达到20%,出口企业尤其是外资生产企业,为出口增长提供必要的推动和支持。

 

越南纺织和服装协会(Vitas)数据显示,越南有超过3,700家纺织厂进行服装生产,其中70%生产服装,只有6%生产纱线,17%生产面料,4%从事染色。因此,纺织生产尚有巨大发展空间。随着越南产业用织物持续发展,将为美国出口带来巨大商机。

 

国际贸易管理局认为,越南作为名副其实的新兴市场,为美国出口商和投资者提供了用武之地及发展的商机。而且,越南有着丰富的廉价劳动力,与中国等国相比,有着突出的成本优势。同时,越南还制定了配套性政府政策,开始实施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并对外国厂家提供激励。

 

2016年之后

 

对于美国产业用织物而言,亚洲其它主要成长市场还包括韩国和台湾,而未来的报告将可能纳入目前纺织服装生产快速发展的亚洲其它国家,例如柬埔寨、菲律宾和斯里兰卡。

 

就美国紧邻而言,哥伦比亚前景可期。过去数年中,哥伦比亚通过与墨西哥、秘鲁、洪都拉斯、智利、加拿大等国建立贸易联盟关系,为其纺织和服装业拓展了空间。同时,2012年《美国哥伦比亚贸易促进协定》(CTPA)及2013年与欧盟订立自由贸易协定,将为多类新产品类别提供无关税贸易。

 

哥伦比亚纺织和服装业规模为70亿美元,在其国民经济中仅占2%的比重,却为该国产生了110,000个直接就业机会及200,000个间接就业机会,在该国制造业中占20%的比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