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中国纺织服装出口呈负增长态势,但行业整体运行正常。
虽然中国纺织服装出口呈负增长态势,但行业整体运行正常。
亚洲是全球纺织服装的制造和供应中心,地位举足轻重,而近来市场出现了一些让人关注的转变。随中国逐渐失去低成本的竞争优势,其他亚洲国家乘势而上,积极争取外来投资来壮大其纺织服装业。同时,中国则在加快其升级转型的步伐,努力发展高技术制造,生产高附加值产品。

中国:高端设备的需求持续增加

根据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的最新资料,2016上半年,中国纺织服装累计出口1236.1亿美元,同比下降3.7%;其中纺织品出口520.3亿美元,下降1.6%,而服装出口715.8亿美元,下降5.1%。虽然资料呈负增长态势,但同比和单月出口额的降幅已有所收窄。

纺织机械全行业在2016 年1-5月的主营业务收入、利润总额等经济指标,与去年同期相比则有小幅增长,但纺机产品进出口总额同比双双回落。

整体而言,中国纺织业前景仍然乐观。虽然行业面临需求增长放缓、综合成本上升、环境保护压力加大等下行压力,但行业已开始升级转型到高技术生产和高附加值产品。

目前中国纺织业面临的问题主要是出口形势较为严峻、内需市场潜力仍待挖掘、工业产能仍然过剩、环保任务艰巨等,行业加快推进升级转型仍是关键,所以中国纺织企业对高效率、高节能设备的需求正持续增加。

中国纺织业的发展深受国家政策影响,其中“一带一路”战略步入落实阶段,其与行业跨国转移部分产能的趋势相契合,被视为中国纺织业布局全球的契机。

事实上,中国纺织企业积极“走出去”,在海外进行战略性的投资。其中,上海纺织集团便利用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成本优势和资源优势,在缅甸、柬埔寨等国投资设立了服装加工企业。集团的目标是在海外布局原料、制造、销售、设计和供应配送等五大基地,做到“全球资源、中国集成”。山东如意集团在海外的投资也贯穿整个产业链,包括投资澳大利亚的卡比棉田、英国的泰勒毛纺、巴基斯坦的工银如意纺织服装园等。

此外,中国一些纺织集团也已经开始在埃塞俄比亚建设工厂。埃塞俄比亚是世界上增长速度最快的经济体之一,主要是由制造行业的推动,其在欧洲和美国市场享有优惠待遇,而且距离欧洲、中东和亚洲较近。该国拥有130万平方米土地(包括农业土地),所以用于纺织厂的高品质棉花会很充足。

相比国内的庞大纺织产能,中国纺织企业“走出去”的空间仍然很大。“一带一路”覆盖的总人口约44亿,经济总量约21万亿美元,分别占全球的63%和29%,企业“走出去”实现全球资源优化配置,才能提升竞争力。

孟加拉:成低成本生产出路

孟加拉是全球纺织服装领域的“后起之秀”,近年已成为重要低成本供应国之一,在政府支持纺织业的发展战略下,积极吸引外商投资,竞争力愈来愈强。根据该国有关部门的统计,其国内有2,000多家纺织厂,6,000多家成衣加工厂,就业人数超过480万。 

孟加拉具备的竞争优势主要来自稳定而低廉的劳动力。在中国劳动力成本优势不断减弱下,该国成为了中外纺织企业的出路之一。值得留意的是,由于孟加拉长期受英殖民统治的影响,其劳动人口具备比较好的英语沟通能力。

孟加拉的出口主要是成衣,2015年成衣出口266亿美元,预测至2021年更将达到500亿美元大关。其主要出口为市场是欧盟和美国,其中向欧盟的出口呈稳定的增长势头。

此外,孟加拉在欧盟市场,以至日本、澳大利亚市场均享有免配额、免关税优惠待遇。即使在美国市场,该国成衣产品受到配额限制的类别,也比中国要少得多,而且该国也一直在积极游说美国给予免准入待遇。

目前,在孟加拉纺织产业链中,属于中上游的纺纱、织布、染整等领域较弱。原料依赖进口,加上能源供应、交通运输、港口等基础设施薄弱,是该国面对的主要瓶颈。

巴基斯坦:纺织业遭受重创
由于国内的水利和电力未能满足行业需求,巴基斯坦纺织业最近出现工厂关闭潮。
巴基斯坦纺织业最近传来工厂关闭潮,而且出现蔓延趋势。究其原因,是由于国内电力供应不足,政府又徵收天然气基础设施开发税,导致能源成本高企。政府资料显示,去年巴基斯坦纺织机械进口骤降。

巴基斯坦全国纺织工厂协会早前批评水利电力部门未能帮助满足该国纺织业的需求,对生产和出口造成影响。协会主席S. M. Tanveer更表示,巴基斯坦纺织业处于“崩溃边缘”,在过去5年大约关闭了25%的工厂。

为鼓励纺织业发展,2016年4月,巴基斯坦商务部表示,政府决定从2016年7月1日起取消纺织品的增值税,以增加国际竞争力。

纺织服装行业是巴基斯坦的支柱产业,出口额占该国出口总额的66%以上,其优势是国内数百种纺织品可以免税进入欧盟市场,而且该国还有大量的纺织配额可以使用。

同时,巴基斯坦是世界第四大棉花生产国,并且为了促进国内的高支纱生产,允许自由进口优质棉花。该国的劳动工资基本与其它东南亚国家相同,而远低于中国。

近年来,巴基斯坦大量进口先进的机械设备,纺纱设备大多由意大利及日本制造,织布机则由中国及德国制造,而针织生产能力也良好。

印度:人造纤维产量大幅增长

根据印度政府资料,该国的纺织服装生产行业为全球第二大,被视为国民经济的支柱,其就业人数在国内仅次于农业,直接就业人数大约为4,500万,并间接雇用另外6,000万人。

根据多项市场研究,基于强劲的国内消费和出口需求,其纺织服装业规模至2021年预期达到约2,200亿美元,纺织服装出口在2017年预期超过640亿美元。

印度在全球纱锭和纺纱杯总数中占的比重相当高,分别约占24%和8%的比重。同时,该国还拥有全球最多的织布机(包括手动织机),在全球市场约占61%的份额。

此外,印度为世界第二大纤维生产国,主要种类为棉花,在纤维总产量中大约占83%的比重。值得留意的是,其人造纤维的产量正大幅增长,人造短纤维总产量从2011-12年的71.33亿公斤,增加至2013-14年的74.88亿公斤,复合年增长率为2%。

虽然印度的纺织业历史悠久,在传统上具备相当的竞争优势,但近年的劳动工资也不断大幅上涨,而且缺乏技术性工人。随着孟加拉、越南等国以更加廉价的熟练劳动力投入竞争,印度曾经拥有的低廉劳动力竞争优势正在逐渐消失。该国纺织工厂集中在孟买、班加罗尔等市区,纺织企业要进行扩张,也仅能考虑乡下地区。

越南:TPP协议最大得益者
纺织服装业是越南订立TPP协议之后的核心受益者。(图片:VIETNAMEXPORT)
越南纺织业有约4,000多家公司,是该国首要的出口行业,现于全球排名第五,就业人数超过200万。越南生产的纺织服装有约70%是通过“加工贸易”完成,其余有17%生产面料,只有少数从事纱线生产和印染。

随着中国生产成本越来越高,全球纺织企业开始向更低成本的地区转移生产基地,其中包括中国企业,而越南就是这种地区之一。

国际贸易管理局表示,越南纺织服装业发展迅猛,拥有低廉劳动力的成本优势,是名副其实的新兴市场,许多企业开始在越南大力投资。

天虹纺织集团就是这些企业之一,在越南有125万锭的生产规模,投资额达8亿美元,是在越南投资规模最大的中国企业之一。

集团首席执行官洪天祝认为,越南的税收和物业优惠有利于商业运营,加上泛太平洋战略经济夥伴关系(TPP)协议的实施,越南将更具竞争力。

洪天祝又指出,越南欠缺的是面料、针织和印染企业,而目前越南的环保法规比中国还严格,污水要100%合格才能排放,因此进军越南市场并不如想像中那么容易。

但是,越南的面料及其它原材料进口主要来自中国,其纺织业的繁荣也会惠及中国。

全球纺织业所关注的TPP协议,是美国政府与亚太地区11个国家(包括越南)所建立的协议。基于这一自由贸易协定,越南预期可获得大幅降低纺织服装关税。要享受降低关税这一优势,外国公司必须设于越南境内,进行纺织服装出口型生产。

越南国际贸易部预计,订立TPP协议之后,2017年前越南对美出口将增长13%至20%,出口总额达到250-300亿美元。

订立TPP协议之后,越南纺织服装行业是其中最大的得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