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染廢物排放對環境的影響已引起了社會的關注。
印染廢物排放對環境的影響已引起了社會的關注。
印染廢水中污染物主要來自纖維材料,紡織用漿料和染整加工所使用的染料、化學藥劑、表面活性劑和整劑。本文解讀了近年來出臺的有關紡織印染行業的標準及法律,也分析了未來紡織印染行業設立環保產業園的必要性。

紡織印染工業是我國國民經濟的傳統支柱產業之一。改革開放以來,紡織經濟實現了長達十幾年的持續高速增長,為國家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但行業的印染廢物排放卻對環境及人體健康產生了影響。在印染加工中,有纖維重量20%的雜質通過前處理排入廢水,加入的染化料排入廢水的量平均在10%以上。據統計,印染廠排放廢水中污染物品種類達400余種。這促使國家及地方出臺相應的法律法規使紡織印染發展成為綠色環保的產業模式。

隨著新規的出臺、產能的縮減以及環評制度的修改等問題的相繼出現,印染企業面臨著巨大的挑戰。由於多種因素的影響,紡織印染企業的競爭壓力不斷增大,其中重要的一點是紡織印染行業屬於高污染、高能耗、高排放的行業,而國家相繼出臺的一系列標準規範,如《印染行業準入條件》、《紡織染整工業水污染物排放標準》、《排污許可管理辦法(試行)》、《環境保護稅法》等,以及即將出臺的《紡織印染工業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都對環保的監管力度有所加強,對環保不合格的企業堅決實施停產並採取制裁措施。

隨著環保治理力度的持續加大,印染行業加快了“淘汰落後產能、限制新增產能、調整優化結構”的步伐,而一些難以承受環保政策帶來的高昂的“三廢”治理成本的中小型企業只能出局。因此,環保政策的出臺,一方面倒使落後產能退出競爭格局,另一方面,也促進印染企業進行轉型升級,迫使印染企業盡快轉變為綠色環保低碳的經濟發展模式。

紡織印染廢水及廢氣對人體的影響

紡織印染廢水中鉻、銻等重金屬鹽類會通過食物鏈等危及人類健康。在我國廣東、江蘇地區也發生過銻排放超標事件,尤其是江蘇太湖銻超標事件,對於紡織印染企業的命運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因此廢水中的重金屬合理處理對於紡織印染企業來說是個重要的課題。

重金屬鉻在印染加工中用量相對較多,染色工藝中常用重鉻酸鉀作氧化劑和媒染劑,印花輥筒的製備耗鉻量也很大,特別是Cr6 也常被確認能致癌,應特別注意排放和綜合利用。銻可破壞人體心臟及肝臟功能,吸入高含量的銻會導致銻中毒,癥狀包括嘔吐、頭痛、呼吸困難,嚴重者可能死亡。根據紡織染整工業的生產特點及現場調查數據,銻污染排放主要存在化纖印染企業的廢水中。如得不到有效處理就進行排放則會對環境及人體造成極大的傷害,故出臺相應法律法規監管紡織印染行業廢水排放顯得尤為重要。

紡織印染工業廢氣中污染物成份複雜,對環境及人體危害也十分嚴重,涉及的有毒有害大氣污染物主要有顆粒物、染整油煙、揮發性有機物(VOCs)、苯系物、甲醛、氨等。

顆粒物

顆粒物指燃料和其他物質在燃燒、合成、分解以及各種物料在機械處理中,所產生的懸浮於排放氣體中的固體和液體顆粒狀物質。顆粒物是造成灰霾的主要原因,而紡織印染行業的定型環節會產生大量的顆粒物。

染整油煙

油煙是一種嚴重的空氣污染物。油煙中含有多種有害物質,包括丙烯醛、苯、甲醛等,均為有毒物質和致癌嫌疑物質。目前國內外研究均已經確認,油煙是肺癌的風險因素。

揮發性有機物

揮發性有機物(VOCs)是指參與大氣光化學反應的有機化合物,或者根據規定的方法測量或核算確定的有機化合物。揮發性有機物對人體健康危害較大,若長期處於含有揮發性有機物的環境中,在感官方面會造成人體視覺、聽覺、嗅覺受損,在感情方面會造成應激性、神經質、冷淡癥或憂郁癥,在認識方面會造成長期或短期記憶混淆,在運動方面會造成體力變弱或不協調。

揮發性有機物可引起機體免疫系統水平失調,影響中樞神經系統功能,出現頭暈、頭痛、嗜睡、乏力、胸悶等癥狀,還會影響消化系統,出現食欲不振、惡心等,嚴重時甚至可損傷肝臟和造血系統,出現變態反應等。

苯系物

苯及衍生物的總稱,廣義上的苯系物包括全部芳香族化合物,狹義上的特指包括單環芳香烴在內的在人類生產生活環境中有一定分布,並對人體造成危害的含苯環化合物。由於生產及生活污染,苯系物可在人類居住和生產環境中廣泛檢出,並對人體的血液、神經、生殖系統具有較強危害。發達國家一般已把大氣中苯系物的濃度作為大氣環境常規監測的內容之一,並規定了嚴格的室內外空氣質量標準。

甲醛

紡織品在生產加工過程中使用含甲醛的化合物作整理劑,造成甲醛殘留問題。甲醛對眼睛、呼吸道及皮膚有強烈刺激性。接觸甲醛蒸氣會引起結膜炎、角膜炎、鼻炎、支氣管炎等,並導致喉痙攣、聲門水腫、肺炎、肺水腫。甲醛對皮膚還有原發性刺激和致敏作用。



在紡織印染行業中,涂料印花工藝與廢水處理站均有氨氣產生。氨氣對接觸的皮膚組織都有腐蝕和刺激作用,主要對動物或人體的上呼吸道有刺激和腐蝕作用,常被吸附在皮膚粘膜和眼結膜上,從而產生刺激和炎癥。同時氨氣是霧霾污染的生成促進劑,促成的污染物是大氣PM2.5的重要組成部分。

紡織印染行業的廢水廢氣污染由來已久,伴隨著周邊環境及周圍居民的身體情況惡化,也印證了盡快出臺相應的法律法規進行監管的必要性,由此促使在規章制度下環境惡化和居民亞健康的情況能有所緩解。

排污許可制度的實施

環境保護部在今年1月17日印發了《排污許可管理辦法(試行)》,《管理辦法》在結構和思路上與2016年12月23日發佈的《排污許可證管理暫行規定》保持一致,但在內容上進一步細化和強化。

新近出臺的《排污許可管理辦法(試行)》規定了排污許可證核發程序等內容,其中細化了環保部門、排污單位和第三方機構的法律責任,為改革完善排污許可制邁出了堅實的一步。從國家層面來看,既不放松現有的排放標準、總量控制等對固定源的環境管理要求,也不加嚴現有管理要求。地方結合環境改善需求,通過提高排放標準或加嚴許可排放量,提高對固定源的環境管理要求,加快排污許可證發放。通過實施排污許可制,加強固定污染源環境管理,落實企業環境保護主體責任,實現環境質量改善目標。

《管理辦法》明確了排污者的責任,其中強調排污者要守法激勵、違法懲戒。為了強化落實排污者責任,《管理辦法》還規定了企業承諾、自行監測、臺賬記錄、執行報告、信息公開等五項制度。首先,企業承諾並對申請材料真實性、完整性、合法性負責是企業取得排污許可證的重要前提,其次,自行監測、臺賬記錄、執行報告制度是排污單位自行判定達標、及時發現運行過程中的環保問題以及核算實際排放量的重要基礎,是企業自證守法的主要依據,同時也是環保部門核查企業達標排放、判定企業按證排污的重要檢查內容和執法依據。信息公開制度是強化企業持證依證排污意識,引導輿論監督,形成共同監督氛圍的基礎和重要手段。

排污許可證制度的總體思路就是要形成“一證式”管理。一個企業核發一個排污許可證,綜合許可將與污染物排放行為直接關聯的生產工藝設施等排放源要求,納入許可管理,以及將區域流域環境質量改善要求的各類污染物控制要求分解落實到污染源。在污染治理責任體系下,企業按證排污,自證守法。環保部門依證監管、依法處罰。

費改稅的實施

今年年初,中國第一部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單行稅法——《環境保護稅法》也正式實施,這意味著施行了近40年的排污收費制度退出了歷史舞臺。作為我國第一部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單行稅法,環保稅法列出了環保稅征稅稅目及稅額,也明確大氣和水污染物的稅額由省級政府確定,報經省級人大常委會決定,這也就說明環境保護稅將全部作為地方收入。

相較於此前的排污費制度,《環境保護稅法》主要有兩點不同。一是規定了大氣污染物和水污染物的稅額幅度。以10倍為限,大氣污染物為每污染當量1.2元~12元,水污染物為每污染當量1.4元~14元。二是納稅人排放應稅大氣污染物或者水污染物的濃度值低於國家和地方規定的污染物排放標準30%的,減按75%徵收環境保護稅;低於國家和地方規定的污染物排放標準50%的,減按50%徵收環境保護稅。

從這兩點不同可以看出,一是根據不同地域的環境污染程度和環境容量,不同的省級政府制定相應的大氣污染物、水污染物納稅標準。以北京和江西為例,在北京無論排放何種污染物,只要是納入《應稅污染物》規定的大氣污染物、水污染物,都要按照大氣污染物12元(單位:元/污染當量)、水污染物14元(單位:元/污染當量)的標準納稅,而在江西是按照大氣污染物1.2元(單位:元/污染當量)、水污染物1.4元(單位:元/污染當量)的標準納稅,十倍的差距體現出不同地域對於污染企業的不同政策。二是根據政策可得知,減排較好企業可獲稅費打折,最高可減至50%納稅額,這也更有效的促進和激勵了地方企業主動降污減排,將環保治理從消極被動轉為了積極主動。

龔龑是北京服裝學院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副教授; 陳春暉是塔裡木大學機械電氣化工程學院碩士;牛澤群是浙江清華長三角研究院蕭山生物工程中心碩士。